文/北京青年报记者 李岩

遗憾和不足 留给平昌